您的位置:云顶娱乐网页登录 > 农业要闻 > 湖北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经验及启示,共

湖北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经验及启示,共

发布时间:2019-10-15 23:49编辑:农业要闻浏览(161)

    湖北省农业厅政策法规处 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重大任务。积极、稳妥、有序推进这项改革,对于新形势下探索农村集体所有制有效实现形式、构建农村集体经济治理新机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湖北省农业厅课题组就此课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湖北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经验与制约因素分析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湖北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作了重要探索,取得了一些经验,但随着近年来工业化、城镇化和市场化的加速推进,农村经济结构、社会结构正发生深刻变化,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权责不明、权能不完整、保护不严格、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成员合法权益无保障等问题日益显现,推进改革势在必行。 湖北省在推进改革实践中,始终坚持以政府推动、法制引领、规范操作、稳步推进的总体原则,积极探索建立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规范、监管有力的现代农村集体产权制度。主要采取加强领导、规范程序、强化管理、公开透明、建社确权、转换方式等措施,确保此项改革取得实效。湖北省于2007年初从“三村”开始创新试点,逐步扩展到面上有条件的村。大体分三步进行:明晰产权,确保权益;盘活资产,推动发展;城乡一体,共同富裕。湖北省探索出了具有典型示范意义的“檀溪模式”。即在集体资产经营方式上,实行“分权不分产、发展不征地、运营不经营、分红不分利”的发展模式。该村集体资产由改革前2007年的7000多万元,发展积累到目前的9个多亿,其中现金1个亿。 目前湖北省开展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村已达531个,成立社区股份合作社383家,股东38.7万人,量化资产总额逾88.8亿元,历年累计分红达3.3亿元。农村集体制度改革产生了积极效应,主要表现在:通过改革,明晰了集体产权主体,实现了“统”与“分”的有效结合;产权制度创新保障了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实现了集体和股东双赢;实行“政经分离”,建立健全法人治理结构;融洽了干群关系,促进了农村社会和谐稳定。 通过对湖北省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现状分析,发现改革过程中,也存在一些制约因素,主要有:部分市县党政领导认识不到位,特别是部分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思想作祟,严重制约改革进程;尽管全省面上土地承包确权颁证进展顺利,但农村集体资源、资产确权推进缓慢;改制后的农村社区股份合作社未能予以工商注册、获得法人地位;已有的配套优惠政策未能完全执行到位;国家层面的法律制度及措施不完善,现行农村经营管理机构设置不适应改革要求等等。 进一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对策建议 加快产权确权,夯实改革基础。全面开展农村各类产权确权,做到实测确权与“多权同确”,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农户宅基地和农房、“四荒地”、滩涂水面养殖权等资源、资产全面确权到位,明晰产权主体。 强化法制保障,构建制度体系。建议对《农业法》、《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等法律法规进行修订,确立农村集体产权行使主体、程序、条件、监管及责任制度。建议尽快制定出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明确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人地位,创新组织治理方式,实行“三权分置”,赋予集体资产股权流转、抵押、继承、担保等功能。 强化政府推动,加大政策支持。重点是破除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惯性思维,防止与民争利;开展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农村土地征收等试点;探索农民住房保障新机制,建立宅基地有偿使用制度和自愿有偿退出机制,实行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与国有土地同权同价;把握原则,稳步推进,对条件成熟、基础较好的村必须全面推进;经济基础较弱、条件尚不具备的村暂缓进行,推进的前提条件是班子得力、干部纯洁、干净干事;开辟新的绿色通道,完善扶持政策体系,对新型集体经济组织在项目资金扶持、税费减免、用地用电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允许财政资金形成的资产,转交其使用和管护;尽力减免集体经济组织税费负担,社员免征个人收入所得税等;全面理顺农村经营管理机构。 推进“政经分离”,建立新型机制。建立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使之形成农村集体经济治理新机制。加快推进村自治组织从农村集体资产管理运营中退出,重点抓好公共服务和社区综合治理,使之逐步形成新型农村社区治理新机制。健全完善农村集体资产财务监管平台、资产评估制度、民主理财监管制度、经济责任审计制度,避免集体经济资产“跑冒滴漏”。 探索有效途径,盘活集体资产。重点实行“三个转变”:即由直接经营向间接经营转变,村集体资产营运全部实行有偿租赁经营,企业化运作;实行资源优势向资产优势、资本优势转变,形成风险可控的赢利模式。重点发展“互联网+产业”、物业经济、资源开发、旅游休闲经济;支持有条件的集体经济组织由单一型向综合型、集团化经济实体转变。 推进征地改革,实行多元保障。重点推进三项改革:即农民土地由征用向“征购”转变,改变政府低价征用、高价出售农民土地的现状;推行征地入股方式,让社区股民将被征的承包经营地权折算成股本参与项目入股和分红;切实让农民分享土地征用或征购后的大部分收益,推进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和城乡一体化。 强化金融支持,推进产权融资。扩大农村集体产权融资抵押物范围,金融机构要创新开发适宜农村的各类金融产品,满足农村集体产权融资需求。探索成立由政府牵头、银行、农企、担保等多方出资组建的农业担保公司,为农村集体产权融资提供有效担保和反担保。同时,健全农村集体产权抵押风险防范与补偿机制。

    云顶娱乐网页登录,到2020年全面消除贫困,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战略目标。在这一战略目标指引下,当下围绕脱贫攻坚的研究和实践成为政策界和学术界的热点问题。中央也相继出台了关于集中连片地区扶贫、精准扶贫、扶贫资金管理、健康扶贫、旅游扶贫、“互联网+”扶贫、“第一书记”驻村帮扶等一系列政策和行动,形成立体式、高强度、针对性强的脱贫攻坚局面。同时,也带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脱贫攻坚的实践中去。可以预期,距离2020年不到5年的时间里,中国的脱贫攻坚战略将取得极大成功,不仅会让5000多万贫困人口摆脱现阶段标准下的贫困,而且必将对全球减贫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那么到2020年之后呢?消除绝对贫困人口之后,是不是就不再需要扶贫事业了?显然不是。当前是要集中力量消除绝对贫困,但是也必须看到未来经济发展依然不能消除相对贫困。而从相对贫困的角度去思考未来中国的扶贫事业,重点应该放在哪里?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汪三贵等学者最近出版的《城乡一体化中反贫困问题研究》一书,提供了诸多值得关注和思考的观点。 该书从总结中国30年在农村和城市反贫困的经验和教训入手,对城乡发展一体化发展背景下出现的新贫困人群的贫困现状及其脆弱性做出基本的分析判断,并以流动人口为分析对象,深入分析新贫困人群的特征,然后对中国当前的贫困监测体系、社会福利体系和贫困干预政策进行总结。及早开展对新贫困人群的研究不仅对于中国未来扶贫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而且对于中国未来扶贫实践具有不能忽视的现实意义。 以往的贫困度量往往采用收入或消费的单一维度的贫困测量方法,而在《城乡一体化中的反贫困问题研究》中,作者超越收入的视角,从收入和就业、健康、社会融合、社会信任与脆弱性等多个维度对新贫困人群进行了测量。这种研究方法上的创新不仅意味着更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新贫困人群的真实贫困特征,同时更为精准瞄准贫困人群、采取精准干预措施提供了更好的理论基础和操作手段。通过多维测量方法,研究发现,无论是与城市居民相比,还是与农村居民相比,新贫困人群都处于更广范围和更深层次的多维贫困。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城市化对新贫困人群的生计方式产生了方向性影响,而又缺乏足够完善的政策体系弥补新贫困人群生计方式转变所产生的风险。 另一方面,在城镇化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留守在农村的人群,尤其是老人和儿童的贫困状况也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研究发现,子女数量对老年人的经济贫困和心理贫困都有显着的影响,独居老人陷入经济、心理和健康贫困的风险比相对很高。目前对老年贫困没有具有针对性的监测,需要加强农村老年人贫困状况的测量,对已经陷入贫困或者处于贫困边缘的老年人提供扶持与资助。关于留守儿童,研究采用倾向得分匹配的计量方法发现父母外出带来的照料时间减少的替代效应所导致的负向效应远超过了收入增加带来正向效应,留守儿童的营养与健康状况较差。 中国扶贫治理体系需要对不断变化的社会经济环境、对日益增强的贫困监测和扶贫效率要求做出相应调整,建立可持续治理贫困的政策框架。要创造有利于贫困人群的益贫式增长的经济环境、采用更加灵活和实用的贫困标准、减低贫困人群应对气候环境冲击的脆弱性、建立城乡统筹的扶贫瞄准和监测机制、提高扶贫资金和项目的效率,改善扶贫机制、瞄准特殊类型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书中的建议也都是基于未来发展需要和现实操作可行性提出的一些思辨性结论。 这些发现和思考对于理解当前和未来扶贫事业的重点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脱贫攻坚不会一蹴而就,只有未雨绸缪才能游刃有余、事半功倍,加强对城镇化进程中的贫困问题研究,有助于我们更好理解未来的贫困。从这个意义上说,《城乡一体化中反贫困问题研究》一书值得相关学术研究者和政策实践者参考借鉴。

    央广网北京9月26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改革开放是新中国转折性的历史事件,其中农村改革的发轫却是安徽中部一个贫穷的小村庄——小岗村。1978年,十几位只是想吃饱饭的村民悄悄立下生死状,包干到户,分田单干。如果被抓,村里其他人负责把它们的孩子抚养到十八岁。生死状上鲜红的手印既是他们的决心,又是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后面的历史大家都知道了,分田单干的农民没有被抓,这份生死状也打响了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枪。从此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在中国大地广泛展开。生产方式的改变释放了生产力,仿佛一夜间,中国农村大面积的解决了温饱。这份印着十八个红手印的生死状,如今也被收藏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让人们永远铭记。 建国66周年前夕,中国乡村之声记者来到小岗村。十八大之后,有着光荣历史的小岗村再次确立了发展方向,在新的历史时期继续着改革开放的探索。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交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 提起“大包干”,人们对它并不陌生,37年前,在安徽凤阳小岗村,被饥饿、窘境所逼的18位农民,代表全村,冒着极大的风险,立下生死状,包干到户,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按下红手印之一的农民严宏昌未曾想到,当年这一被逼无奈的举动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严宏昌:我们是各家各户种地,一直到1956年进入公社我们没有饭吃,说句丢人话,我想喝一碗白面浆子,十年都没喝到口,国家供应的是高粱,8两,不够,还要一毛多钱一斤买,但是没有钱买,剩下就是烂的地瓜干,在锅里烧汤,喝到嘴里很苦。 上世纪50年代,我国的农业正处于农业合作化高潮,到人民公社化时期,包产到户曾在各地反复出现过,但每一次都被无情地打压下去。当时农公社发不起钱粮,极大的打压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全国农村经济的发展停滞不前,哀鸿遍野。有资料记载,1959和1960两年,小岗村所在的凤阳县共饿死6万人。 原凤阳县人大副主任陈怀仁:大包干主要是解决“大呼隆”的问题,“大呼隆”就是生产集体化,后来发展到人民公社,指导思想是越大越好,越公越好。到1959年1960年没有人干活,那时候有个顺口溜,‘头编哨子不买账,二遍哨子探头望,三遍哨子慢慢晃’。还有‘辛辛苦苦干一天,不抵一包光明烟’,这分配分不到,老百姓就对集体不感兴趣了。当时的农业生产是小犁、小镰、小锄头,各家各户干,一下子人为的把他们并到一起,不符合生产关系的需求,必定要出问题的,后来就饿死人了。 1977年,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万里同志深入农村调查研究时表示,农业要以生产为中心,最重要的生产力是人,调动人的积极性要靠政策。同年11月,安徽省出台规定,允许和鼓励社员经营正当的家庭副业,得到全省人民的拥护。 原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严宏昌:当时万里说过这话让我鼻子发酸,眼泪都快掉下来,散会后我回到家里,这话一直在我脑子里重复,想忘都忘不掉。我跟我父亲讲,既然选我当生产队长,我要改变形式,多划自留地,让农民多收粮食,起码不再去要饭,目前的状况,小岗生产队已经没有生产地了。首先要解决农民吃饭问题,再解决农民生产集体收益问题。当时他们讲这恐怕不行,我说实在没有办法了,真正不行了大不了这责任我来担。 说干就干,生产队长严宏昌挑起头开始干,也得到了村民们的响应。关友江也是当年按下红手印的18位农民之一,今年已经78岁,对1978年按下红手印的那个夜晚仍然历历在目。 老人告诉记者,那一年,安徽滁州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有一些生产队,暗中搞了包产到组、包产到户,在大旱之年不仅没有减产,反而增产。于是小岗生产队20户人家115口人暗中决定,包干到户。他们害怕政策发生变化,就签订了后来那份具有历史意义的“秘密协议”,按上了18个鲜红的手印。 关友江: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么干了,这也是我们共产党的伟大,在这块实事求是,农民想这么干,富裕起来了,就这么干,体现共产党好的政策吧。第二年万里书记讲话准许干,我们当年,1979年就丰收了。 大包干实行后的成效立竿见影。第一年,小岗村粮食总产达13.3万斤,相当于1966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总和。全队农副业总收入47000多元,平均每人400多元,是上一年的18倍,这让小岗村的农民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随后,大包干以燎原之势,在全国迅速普及开来。1980年,中央发布文件,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第一次在中央文件上取得了合法地位。 原凤阳县人大副主任陈怀仁:凤阳是个很穷的地方,最期望改革,最适应改革,对改革土地问题,改革生产队干活问题是比较积极的,所以当时“大包干”发生在凤阳是偶然中的必然,最穷的地方是最适应改革的地方。小岗村一搞,后来全县好多地方都在偷偷的、暗暗的学小岗,效果很好,大家都积极挣钱,调动老百姓干活的积极性了,就带来了大丰收,老百姓就有吃有喝了。大包干进城以后还解决了城市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促进了城市的经济发展。万里同志讲,大包干不仅解决了中国农村的吃饭问题,也解决了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小岗具有历史意义的闯出了一条新路,带动了全国农村改革的发展。但是对于小岗村来说,却是“一年迈过温饱坎、三十年迈不进富贵门”。取得突破之后,小岗村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小岗村也在探索着如何从温饱走向富裕。 十八大之后,小岗村确定了今后的发展方向,也就是:“继续弘扬大包干时期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加快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转型的步伐”。原凤阳县人大副主任陈怀仁告诉记者,小岗村有今日之发展,不仅得益于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还依靠着小岗人自身秉承的自强不息的精神。 陈怀仁:小岗精神第一是尊重民意的爱民精神,第二是尊重实践的求是精神,第三是勇于领先的改革精神,第四是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现在主要是最后一个精神,凤阳县大包干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翻天覆地的变化,凤阳人还在自强不息,还在努力,还要争取更好的收成,更大的进步,这个精神还是需要的。 现如今,作为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金昌已经是农家乐“金昌食府”的老板,他把当年冒着风险分得的田地租了出去,交由种粮大户发展规模种植,自己则在家经营农家乐,年收入十多万元。现在的发展,说到底,还是当年那股子创新精神和改革的魄力。 严金昌:说实话,农民种地只能解决温饱,如果想让腰包鼓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土地流转出去以后不减少收入,劳动力解放出来了,可以搞经营、其他的事业,或者打工,自己的餐馆,更能增加收入。我认为没有发展的地区,没有二亩地不能生活,有发展的地区,不一定要靠二亩地。小岗村也要办工厂,工农一起上共同发展才能富裕起来。 小岗村有着光荣和辉煌的过去,对于将来的“小岗梦”,小岗村第一书记张行宇向记者表述了他的构想: 张行宇:第一,小岗一定要有自己的产业,能带动老百姓增加收入,让老百姓实打实的每一年收入增加。第二,一定要提升小岗的软实力,使小岗村的经济、文化、教育和谐同步提升,建设一个和谐的、民主的、积极向上的新小岗;第三,建立在党委领导下,以教育、文化做支撑,小岗村人人管、人人问、人人参与的社会自我服务,自我管理的新的农村管理体系。

    本文由云顶娱乐网页登录发布于农业要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北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经验及启示,共

    关键词: